需要理 想主义者韩寒们开着赛车前往

 宠物常识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15 14:31

  韩寒不管做什么,在今天都注定会成为吵吵闹闹的新闻。媒体如今在提到他时,除了众所周知的青年作家、职业赛车手之外,还醒目地加了一个“青年意见领袖”,其实这才是他醒目的根本原因。

  7月7日,韩寒又一次醒目,因为他的原创文学杂志《独唱团》在为时已久的吵吵闹闹中上市了。现在不是改革开放之初“拨乱反正”的年代,那时的文学是向旧时代控诉的号角,一篇明显稚嫩的小说《伤痕》也能洛阳纸贵。当纯文学杂志大多奄奄一息时,《独唱团》甫一上市便热卖十万册。没别的,那是韩寒的杂志。尽管韩寒也许是作秀般地警告他的读者,不要对它期望太高。他洞悉了将它买回家的读者心态——醉翁之意,显然不在纯文学,可能是“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,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,你都会失望。”

  这部文艺片好不好其实并不那么重要。重要的是韩寒的市场号召力为什么屡试不爽?这是韩寒的幸福吗?这是大众的幸福吗?

  多年以前,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韩寒这小子玩世不恭。现在,韩寒终于在谈论新书时淋漓尽致地暴露出他的理想主义者的嘴脸:“无论现实如何,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。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品不像现实那样到处遗憾,阅读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。”

  这四个字在聪明人眼中简直弱智到轻如鸿毛,但在当今的中国,却常常重如泰山。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”,彭老总的话是常识;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”,陈老总的话是常识;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是常识;“多劳多得”也是常识;“不随地吐痰,不乱闯红灯”更是幼儿也懂的常识……可是,这些常识在很多地方很多人心中,却“反常”得可笑:有时为民做主的官,才会回家卖红薯;多行不义,还活得滋润;逾越法条胡乱伸手的人,仍然游刃有余;在红灯下边穿马路边吐痰的人,并不遭人鄙视……

  于是,这个顽强地标榜要“回到常识”的韩寒就火了,虽然他并没有使用“反腐倡廉”、“营造和谐社会”等我们更熟悉的语式。回到开初的问题:这是韩寒和大众的幸福吗?

  鲁迅先生唯愿自己那如同匕首与投枪般的杂文“速朽”,然而事如愿违。那么,韩寒也许不一定认为自己的走红有多么幸福,不管是对他,还是对他的读者。因为这可能意味着哪里的常识出了些岔子,需要理想主义者韩寒们开着赛车前往,试图用他们的奇谈怪论去扳扳道岔——不管是不是有用。

  然而,这幅奇异的景象却也算不得什么不幸。韩寒的乌鸦嘴很多时候确实聒噪得极其难听,不管是打着常识还是理想的旗号。可是,这聒噪还是幸存下来,并且居然时不时有数以十万计的听众。他们围绕着这声刺耳的聒噪吵吵闹闹,骂他的、捧他的都搅成了一锅粥,也没人无聊地冲过来想把这锅粥倒掉。

  是的,哪怕韩寒如几位80后作家所怒斥的那样,是“丑陋的文化现象”,那也由它丑陋下去吧。毕竟,草原上肯定得有金莲花,也肯定得有狗尾巴草。

  何况,这狗尾巴草的“独唱”已经成“团”,漫山遍野到不容大家不细细倾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