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旦在小区内开辟“小孩子勿入”的宠物专区

 宠物常识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06 18:59

  评选中国城市社区三大矛盾,人狗矛盾一定榜上有名。小区通常没有流浪狗,即便是有,治理起来也没什么争议——引发真正争议的是人与人的矛盾。闹到剑拔弩张怒目相视的情况,基本是养狗人和不养狗的人。

  最主要的矛盾来源是不文明养狗。不拴绳,不戴狗罩,随地便溺,这些还只是小问题;夜吠、追扑甚至是伤人,这些都常见。除了行动上的伤人,中国有些所谓爱狗人,他们爱狗甚于爱人,往往护狗心切,口出恶言,让人愤恨。

  几乎所有相关新闻,都有著名的狗主人三段论:“没事儿,我家的狗不咬人”,继而“为什么咬你不咬别人?还不是你招惹它”,最后“狗咬人怎么了,不就是打针嘛”。类似言语和心态,很难不让人心生不满。

  以狗凌人的事情出现得多,就会有反制,典型方式是异烟肼。这种最早被用来治疗肺结核的药物,被发现可以用来清除流浪狗后,消息开始疯传,在网上大热好几天。

  异烟肼是有争议的,可是它的有效性又充满诱惑力。长期来看,不文明养狗带来的邻里冲突,是城市社区里永恒的矛盾,差别只在于温和与激烈。

  如果养狗人士全都讲文明礼貌,尊重他人权益,冲突就会消失吗?事实上也不会。养狗和不养狗,本质是两种生活方式。他们在同一个小区生活,难免会有磕磕绊绊。最典型的是对公共空间的占用。

  我所住小区有一片公共活动区域,还有一条环形橡胶跑道供居民们休闲散步。遛狗人也在走,通常没什么问题。大部分情形下,遛狗人和跑步者都能和谐相处,互相礼让,甚至形成“晨婴暮狗”(早上多是抱着孩子的夫妻在散步,傍晚很多人在遛狗)的惯例。

  惯例不是规则,尤其对小孩子而言,奔跑打闹是他们的天性,谁说傍晚他们就不能出来玩?夏天学校放学早,很多小朋友在院子打闹。这时再遛狗就变得很不方便。一些人就改为夜里遛狗。对于这样的养狗者,我是充满好感和敬意。

  其实他们也委屈:凭什么我们养狗要养得偷偷摸摸,别人小区可不是这样。小区内有专门的儿童游乐空间,为什么不能有专门的宠物活动空间?这种说法当然只是怨言。一旦在小区内开辟“小孩子勿入”的宠物专区,估计又要掀起一场口水仗。

  可以说,只要有人养狗,分歧和冲突就一定存在。居民既要互相尊重,也要互相适应;既要容忍,也会博弈。规则都是一点点建立起来的。法律法规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还是社区自治。社区是规则细节的订立者,也是规则落实的执行者。有没有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呢?当然是有的,并且很简单,那就是:小区内禁止养狗。

  在已经养狗的小区内制定这种规则,是不可想象的。这样的规则几乎不可能通过——哪怕以“少数服从多数”的程序强制通过,也不能让人满意。有一种情况:新小区成立之初,就立下“禁止养狗”的规则,这样如何呢?

  最近有一则新闻,山西运城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销售房子时,有一项前提:要承诺不养狗。我认为,在社区自治的探索路上,终于有人走出了标志性的一步。

  开发商这样做也是被逼出来的。他们此前开发住宅时,饱受狗的困扰。有狗随处便溺,清洁成本高昂;有狗伤人咬人,物业要查找追责;物业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业主投诉,不胜其扰,额外付出的运营成本也很高。如此麻烦的难题,干脆——禁止养狗吧。

  这样的合同条款是否有效呢?目前各方的解读是,虽然有争议,但是合法。倘若业主违规养狗,可能被开发商追究违约责任;开发商无权处理小狗,却有权向业主索赔。这样的规定是一个有效震慑,有心养狗的人在买房前不得不三思。

  一些爱狗人士称:“凭什么养狗的人不能买这家开发商的房子,这涉嫌歧视!”谈法律的话,“禁止养狗”是相当中性的表达,没有涉及人格侮辱;从经济学来讲,这属于开发商的运营权,并且他们也为此付出代价。

  “禁止养狗”会让一些爱狗人士愤而却步,房子有可能卖不完,不得不降价销售;当然,这样的条件也许会提升小区价值,让更多人前来购买。不管怎样,所有人都获得了好处,关于狗的矛盾也得以消弭。

  对于这则新闻,一些爱狗人士感到愤怒。其实大可不必,市场已经给了他们选择,市面大部分社区还是允许养狗的。开发商愿意建设无狗小区,对狗敏感者愿意前往,他们应该稍稍感到宽松。